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网

  • <tr id='Dc6PEV'><strong id='Dc6PEV'></strong><small id='Dc6PEV'></small><button id='Dc6PEV'></button><li id='Dc6PEV'><noscript id='Dc6PEV'><big id='Dc6PEV'></big><dt id='Dc6PE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c6PEV'><option id='Dc6PEV'><table id='Dc6PEV'><blockquote id='Dc6PEV'><tbody id='Dc6PE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Dc6PEV'></u><kbd id='Dc6PEV'><kbd id='Dc6PE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Dc6PEV'><strong id='Dc6PE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c6PE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c6PE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c6PE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c6PEV'><em id='Dc6PEV'></em><td id='Dc6PEV'><div id='Dc6PE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c6PEV'><big id='Dc6PEV'><big id='Dc6PEV'></big><legend id='Dc6PE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c6PEV'><div id='Dc6PEV'><ins id='Dc6PE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Dc6PE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c6PE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Dc6PEV'><q id='Dc6PEV'><noscript id='Dc6PEV'></noscript><dt id='Dc6PE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c6PEV'><i id='Dc6PEV'></i>
                歡迎光臨大发快三!

                外資機構將ESG深化融入大发流程 建議盡快推出ESG產品定義

                日期:2020-07-03來源:標簽:

                ESG大发已經成為全球趨勢,不少外資機構在這方面有著更深入的實踐,他們有哪些經驗分享?如何評價中國ESG大发的發展?又有哪些建議?記者就此采訪了富達國際等外資機構。他們認為,中國的ESG近兩年發展迅速,但仍有很大的完善空間,建議未來盡快厘清ESG產品定義,加強機構大发人和上市公司的溝通,引導上市公司完善ESG數據。

                 外資機構將ESG因子

                 融入大发流程

                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,不少外資機構在踐行ESG大发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  MSCI ESG研究部亞太區(除澳洲和日本市場)負責人王曉書表示,很多國際大发機構都會有整體的ESG政策,不是只拿一兩只快三或一部分錢去做ESG大发,而是整個大发池裏面所有的資產,都要考慮ESG,它是作為一個風險控制指標納入到整個大发和風控體系中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富達國際大中華區可持續大发總監王芳介紹,富達在大发過程融合ESG大发因子,一方面,從價值取向上,將煙草、彈藥等客戶普遍不能接受的行業在大发組合中過濾掉;另一方面,從風險管理層面,整個大发決策鏈都會要求大发團隊對覆蓋的公司仔細分析ESG風險,並在公司報告中做出具體闡述。

                王芳表示,在快三經理做買賣決策的時候,一是在大发前端考慮到每個公司的ESG風險以及大发組合的ESG風險;二是在大发後持續跟進一家公司的ESG表現,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就ESG的問題和上市公司溝通,使其在ESG方面更好提升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王芳介紹,富達有專門的團隊分析上市公司股東大會議案,如果不認同議案會和上市公司進行溝通,不贊成會毫不猶豫投反對票。“據我了解,國內的機構大发人還很少去做股東大會投票的工作,這點國內外差別比較大,富達是只要有投票權,每一票都會投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踐行ESG大发方面,路博邁表示,ESG因子是左右長期大发表現的重要驅動因素,因此,以全方位角度管理客戶資產,並將環境、社會與治理等因子融入大发流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據了解,1940年,路博邁首度運用“回避篩選機制”過濾大发標的,如今路博邁依然延續過往優良傳統,其大发適用範疇涵蓋路博邁大发平臺上的多種大发策略。大发組合經理人融合ESG因子的方式取決於多種要素,包括策略目標、資產類別、大发時間範圍、大发組合構建以及大发組合經理人的大发哲學與流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具體操作上,路博邁表示,其研究分析師與大发組合經理人負責將ESG因子融入各自負責的大发組合與研究流程中。不同的大发工具可依照需求選擇整合ESG因子的方式,各個大发組織者團隊自行決定整合ESG因子的最佳方式。路博邁並不設立獨立的ESG研究團隊,而是將ESG研究融入每一位分析師的工作中,各個大发團隊可以充分運用各種主動式大发管理工具,選擇積極參與企業治理,或是賣出風險調整後回報已不再具吸引力的大发標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中國ESG大发剛起步

                 實踐推廣任重道遠

                對於近一兩年中國ESG的發展,外資紛紛表示認同。王曉書表示,隨著中國A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,目前他們的ESG研究團隊對已納入的400多家大盤和中盤A股公司完成評級。在2018年MSCI首次將ESG評級擴展到中國A股上市公司時,低評級的中國公司比例較高。到2019年重新評級,雖然中國公司整體表現跟全球發達市場仍然有差距,但上升的勢頭非常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外資機構也認為,現階段中國ESG大发仍在起步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  路博邁認為,中國ESG大发的相關理論研究在不斷發展,但離深入廣泛的實踐推廣階段還有一定距離。在這一過程中,既要借鑒海外成熟的經驗,也不能忽視ESG大发在中國的理論、實踐差異。這種差異體現在市場結構不同、社會經濟發展階段不同、信息披露要求不同等。如針對“環境”指標,對發展中國家來說,考察企業的相對減排比絕對減排更加合理,重要的是企業在環境治理、清潔能源、生態保護方面做出了什麽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路博邁表示,ESG投研的推廣要求市場建立本土化的投研體系,並且這個體系不能僅僅停留在理論上,必須可執行、可獲得、可標準化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本土化方面,王芳認為,大发人在大发A股公司的時候,不能照搬國外的框架,因為公司治理和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狀況和法治體系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曉書也表示,過去一兩年ESG大发趨勢已經在中國迅速形成,這與監管部門做了很多引導工作密不可分。不過,整體看中國的ESG大发還是在起步階段,目前一些最頭部的、對國際趨勢關註最高的大发機構在行動,從數量上來看,還有更多金融機構需要做好ESG整合的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頭部機構還需要更多時間建立內部流程體系,在投研、投後及日常風險監控等各方面都融入ESG。“基於我們與國內機構大发者的溝通和交流,一些頭部機構在過去一兩年逐漸建立起較為成熟的ESG投研和風控體系。”王曉書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曉書認為,ESG的推廣更需要最前端的快三經理接納並了解ESG的價值,一開始大家會認為,考慮ESG會帶來成本增加或更多限制,但長期來看ESG是對風險控制很好的因子,可以幫助大发者規避“黑天鵝事件”,對於風險調整後的超額收益是有幫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信息披露需完善

                ESG產品定義待厘清

                對於未來中國ESG大发還有哪些工作要做,外資機構提出建議,一方面,需要完善信息披露,加強溝通;另一方面,要厘清ESG產品的定義。

                路博邁表示,推動ESG在實踐中深入下去還需要有高質量、可獲得的數據。首先,上市公司或發行人需要完善信息披露。一方面,責任大发教育很重要;另一方面,需要監管共同努力,制定法規強制要求披露。針對非上市的債券發行人,關於ESG的披露要求有待完善。此外,信息披露的標準目前不是特別明確,這也會影響數據的質量。其次,推動ESG落地,需要各方持續的努力,包括金融機構、企業、大发人、學術研究機構和政府職能機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路博邁認為,“懲罰”不僅是體現在監管層面的處罰,金融機構也可以識別這些低ESG企業並且在融資成本和資本市場定價的層面給予其“懲罰”,從而引導其履行社會責任。相反,對踐行ESG原則的企業,則需要有合理的激勵措施,如稅收優惠政策等。

                路博邁還表示,對於很多金融機構和大发人而言,ESG大发的有效性至關重要。對責任大发的有效性的驗證,會鼓勵更多長期資金進行責任大发,從而形成良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,隨著中國市場這方面的理論研究不斷深入,隨著信息披露、法規監管的不斷完善,會為各方推動責任大发註入更大的動力。”路博邁相關人士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曉書對ESG在中國的前景表示樂觀,並期待未來有更多大发人從各個方向上重視。她指出,挑戰在於ESG數據方面,中國的上市公司披露還不足。“我們非常期待監管能夠出臺更多措施,推動上市公司強化披露。不過,MSCI對於數據不是特別擔心,因為我們有其他很多數據資源來支撐我們的產品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運用AI、大數據等前沿科技工具來進行數據的收集和整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王芳建議,在產品端,中國市場需要關註一個問題,即ESG產品的定義。現在國內一些機構已推出ESG產品,但定義並不清楚。目前歐盟正在做定義ESG產品的工作,到2022年會推出一套可持續大发產品非常詳細的定義標準。2019年,香港證監會也做了市場信息收集工作,後續準備推出ESG產品的定義。此外,在大发人義務端,大发人和上市公司溝通在國內還是比較大的空白,主管機關可以督促機構大发人更多地參與股東大會的投票。同時,鼓勵國內的機構大发人更多地與上市公司就ESG的問題進行溝通。最終目的都是讓上市公司明白大发人不是只關註股價,還關註基本面之外的ESG要素,希望公司在運營過程中,能夠在環境、社會方面擔起更多的責任。(記者趙婷)